此外

2020-08-12 22:06

发布内容称,近期,该市交通、物价等部门已组织开展出租汽车行业调研,对出租汽车租赁承包费、全天候双计费、加收长途返空费等问题正在研究,“将适时启动相关法定程序”。

这位教授认为,要求“增加起步价”、“全天候双计费”等,都仅仅是浮出水面的表面诉求,暴露出租车行业多年陈年积弊、垄断藩篱。

“让市场来说话”,他认为这是破除中国出租车市场症结痼疾的根本之道:“提高起步价”、“变为全天双计费”,得由消费者、代表民意的价格听证会说了算;市面上跑多少辆出租车,应让“有效需求量”说了算;步步为营、“倒逼”传统出租车转型的“专车”能否获得认可,也将由市场决定。

一位多年从事社会发展学研究、不愿具名的南京高校教授认为,就的士司机向出租车公司缴纳“份子钱”数额,处于二线城市的南京确实偏高,即便经过物价部门核准,政府管理部门、运营商应当听取司机的声音,在利益支配问题上平衡处置。此外,出租行业是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,运营方坐收租金,对收取管理费的构成应当讲得清楚、说得明白,向司机公示,给社会交代。

他表示,中国改革开放之后,出租车行业成为公共交通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一部分,一面是利益集团端走利益分配蛋糕中的“绝大块”,一面是对入市车辆数量进行严密控制,导致出租车司机作为独立个体,承担相当大成本和风险,服务水平低端粗燥,“不仅仅在南京,中国其他城市都有类似情况”。

“降租”、“增加起步价”、“全天候双计费”、“增加长途客运返程费”……9日上午,的士司机们通过手机微信表达自身诉求。

9日,事态仍在继续。街头,多数出租车司机将红色“空车”牌按下,显示“停运”,对招手拦车的路人,司机摇头摆手,示意“不带”。在交通枢纽南京火车站,往日出租车密密麻麻排满候载区景象不再,候车通道内空空荡荡,零星的乘客仍在通道口安静等待。

对南京多地发生的出租车停运事件,9日下午,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官方微博“南京交通发布”正式回应:已研究出租车租赁费等问题,将适时启动法定程序。

热门新闻

推荐